“別的班挨屋送”是一封舉報信
  這兩天,哈爾濱依蘭縣高級中學高二十七班班主任馮群超因沒有收到禮物,在課堂飆髒話的事,掀起輿論波瀾。很快,該處分的已經受到處分。此事似乎已畫上句號。
  然而筆者註意到,馮群超的髒話里,仍有進一步“小題大做”的必要,不得不問的還有下麵幾句——
  “為啥別的班班長咋沒忘呢?別的班老師不都挨屋送了嗎?你們咋那麼沒人性呢?”“人家別的班老師都買了,咱班沒買你說我丟不丟人。”
  這位馮老師關於“別的班”的送禮“觀感”,不失為一封公開的舉報信,它掀開的或許是學校收禮歪風的冰山一角。監督部門有必要深查馮群超所說的“別的班”,甚至全校中秋節期間教師收禮的情況。
  □印金沙(公務員)
  防家長騎車入園公園不必“封門”
  據報道,近日,金隅南湖公園東南角的一處小門關閉,這愁壞了一些附近小區的家長。他們的孩子就讀於附近一小學,公園這處小門是接送孩子的“捷徑”,小門關閉導致他們接送孩子的時間和路途加倍。公園管理方解釋說,之所以“封門”,是因為一些家長騎電動車進出公園接送孩子,造成安全隱患。
  眼見學校在一牆之隔,卻要繞行一公里多才能送孩子到學校,難怪家長要抱怨。不過,作為公園一方,其要保障園內人群安全,“封門”也是不得已之舉。
  那麼有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,這讓我想到,我家附近的免費公園以前經常發生自行車、電動車從公園小門入園的情況,但自從公園將這些小門改造後,入園的自行車、電動車從此絕跡。而改造的辦法很簡單,只要在門裡門外加裝鐵柵欄,只能容人通過,車進去會卡在裡面。這個辦法,金隅南湖公園不妨一試。
  □採兒(市民)
  佈置新式作業怎能敷衍?
  看了9月14日新京報“來信”欄目《新式作業不宜太難》一文後,我想到自己孩子遇到的“另類”情況。
  我統計了一遍,上學期,我孩子所在的班級總共佈置了超過十次新式作業,可每次作業都異常簡單,沒有一點難度。比如,老師讓孩子做手工,竟然是剪紙與摺紙,這些內容對我家孩子來說,簡直就是“小兒科”。孩子剛開始時,對新式作業還挺感興趣,但後來漸漸沮喪起來,用他的話來說就是,新式作業沒有任何挑戰性,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。我把情況告知孩子班主任,班主任心不在焉地說:“反正也不參與到考核內容中,老師們也就沒那麼認真對待了。”
  我認為,學生的動手能力參差不齊,學校不應一刀切、千篇一律,而應因材施教,對不同的孩子可佈置難度不一樣的新式作業。
  □王曉陽(市民)  (原標題:來信)
創作者介紹

保濕

kcqqmydy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